星织云

「不管干什么事之前看一眼简介总是好的」
🌙

可以叫我云云或者阿织
能喜欢我这种随意写出来的辣鸡玩意,我会很开心
🌙

当我足够强大的时,希望可以骄傲的站在你身边
🌙

不刻意与谁交好
也不用看清id
满足自己最后一点点带着温度的对喜欢事物的少女心
🌙

自闭可以不受任何影响
🌙

「叶修生贺10h/24h」病名为犯规

  

 













感谢能有大佬带我玩!w
很开心!老叶生日快乐!
————————————
正文:
 
    
   
      自从接到陈果的电话后你的心就一直吊着,你没想到一向精神百倍的叶修也有生病发烧的一天。
  
  
   
      挂了电话之后你没有再多犹豫,随便收拾了一下顺便多拿了一件自己外衣匆匆忙忙的出了公司。
 
 
   
      心仿佛就像是被一把名叫“担心”和“着急”的火吞噬着,嚣张的焰气摧残着你的身心,把你的理智席卷了个遍。
  
 
   
      坐上出租车上之后你又给陈果打了个电话,嘱咐他暂时照顾好叶修。
  
 
   
      虽然车窗外的街景十分好看,霓虹灯五彩斑斓的,LED广告牌上也都是荣耀职业选手拍的广告、全明星周末之类有关荣耀的广告。
  

   
      但是你已无心欣赏,脑子里乱糟糟的。
  
   
  
      叶修一向身体很好的,不知道是不是赛程太紧的原因。
  
 
   
      抵达兴欣网吧之后你就直接上了二楼训练室。
  
 
  
      叶修靠坐在训练室的沙发上,盖着件魏琛的衣服,耷拉着脑袋休息,他的样子可以看出来他并不舒服。
 
 
   
      他眼神无聚焦的看着地板,平常因为不常出门养出来的不怎么健康的白也被此时的烧红代替。
 
 
    
      听见了有人上楼的声音叶修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望向门口,看到出现的是你后空洞无力的眼睛好像有了一点光。
 
  
   
      叶修现在虽然还生着病,却还是不忘嘴贫一把“呦,媳妇来了?想我也不用大老远跑来这么气喘吁吁的吧?”他的眉眼和话语中虽然带着温柔的笑意却因为发烧这个负面buff显得无力还有点像撒娇。
 
 
   
      你看似没好气的白了叶修一眼,心想着,都这样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迈步坐到他身边给他盖上带来的衣服。
  

   
      “我说你怎么衣服都不多穿几件的?我不就留宿公司几天加几天班吗,我不在你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样子?”你略带质问的语气着急又担心的说。
  
 
   
      叶修一看形式不对,就开始哄你“我这不是好好的没死吗?”他一边说一遍把手臂从衣服下抽出来搂住你的肩膀,把你圈进他的怀里。
  
  
 
      你打掉他的手“这跟你说理呢,怎么还动起手来了?手放回去,一会再量一下体温,刚刚吃药了吗?”
  

   
      陈果走过来跟你说“药是吃了,情况稍微好多了,不过看他这状态,要不还是带到医院看看吧?”
 
  
   
      你答应下来,准备给坐在旁边上下眼皮迷迷瞪瞪打着架的老叶穿好外套。
  
    
      他生着病就像蔫了一样,一扶起来就东倒西歪的找地方靠着,现在又仰下去靠在沙发上,你很无语的再次把他拉起来,这次直接是扑到了坐在旁边的你的身上,下巴抵在你的肩膀上,双手抱住你,不过这两双手脱力的几次差点滑下来。炽热的鼻息扑在你的脸边,耳边流动的空气都充满了暧昧的意味。
  
  
    
      不过好在陈果出去了,训练室的人都在专心训练,不然又要被起哄了。
  
  
 
      这个叶修,生病了也不安分,都不带忘记撩人的,真是太犯规了。
 
  
    
      “叶修……你属蚯蚓的吗?”你的脸上爬上了丝丝的绯红,推搡着他的胸膛企图把他推开。
  
  
   
      好在他是发烧了啊,使不上什么力气,一堆就开了。
  
    
   
      可是被推开之后叶修还是不依不饶,又靠在沙发上,拉着你的手把手指插进你的指缝中,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你,看起来像是染上了情欲一样诱人,这样的叶修,还真是不敢有什么抵抗力。
  
 
   
      “……死老叶,你给我正经一点!”
  
  
  
      你这么一吼他也没有再乱闹了,任凭着你帮他穿衣服,顺手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准备给他戴上时被他给拦下来了。
 
   
  
      “我不要……外面冷,你别也感冒发烧了”
   
 
   
      本来你看他这个样子又想威逼他戴上的,可他这句话一出口,吼他的话到了嗓子边又咽了下去。
  
  
  
      你伸手扣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身前,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鼻子,他就楞在那了。
 
  
   
      “别闹,乖。”你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讲真的,生病的老叶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和平常完全不一样,有一种反差萌,这是你所没见过的,你有点无奈又觉得可爱。
  
  
 
      他现在的言行一次次的刷新着你对他的认知,平常的不正经还在,那股攻气倒是没了,感觉年龄小了很多。
  
 
   
      上了车他还是没找你搭话,或许是还在因为刚刚那件事情,又或者是本来养好的那一点点精力都因为见到了你而耗费殆尽。
  
  
    
      “师傅!去人民医院!”你一边跟司机师傅说一边扶叶修做好。
  
  
    
      “啧,这么点小病去什么医院”叶修吐槽着,不想去医院。
       
      “不行!必须去医院!”你的语气开始变得强硬,语气变化的原因是因为担心。
  
 
   
      “我不想去……”他发热的手指捏着你的衣袖接着说“不去好不好……刚刚情况不是好点了吗?直接回家能有什么事?退不了再去医院总可以吧?”他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点温顺的试探,还有不可抵抗的魔力。
    
  
   
      可能是发烧,又或许是车里光线不太好,叶修的眼睛有点无神,略微蒙上了层水雾很是吸引人,和平常他的眼神很不一样,面对这样的眼神真的不能抵抗。
  
 
   
      你妥协的叹了口气,答应了他的请求。
  
  
   
      车上太暖和了,动荡的车厢像摇篮一样,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身子不自觉的向车窗倾斜,脑袋就“Duang”的一下子砸在玻璃窗上下了你一大跳。
  
 
   
      叶修被撞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嘶……撞死哥了……”
 
  
   
      你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伸出手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过来扶好,另一只手探到他的头后面,五指插入他的发丝轻轻的按揉,发丝间充满着他灼热的体温。
    
   
    
      “你怎么冒冒失失的。”一边轻笑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
  
   
   
      “啧,你今天怎么这么贤惠啊?”叶修沉溺在你温柔的动作和话语里,不禁就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
  
  
    
      “这叫温柔攻”你风趣的说。叶修想反驳来着,又被你插了一句嘴“困的话,枕在我的腿上吧”一边说手腕一边微微施力,叶修没有力气的倒在你腿上。
  
  
    
      你盯着他安静的样子发呆,像一只小猫咪一样靠在你腿上,一只手还攥着你的衣角。
   
  
    
      怎么感觉像小孩子?
   
  
    
      你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不是特别烫了。
  
  
    
      这个男人生了病之后的样子像是褪掉了作为队长有的那一点威严和平常的小不正经嘲讽脸,享受着你给他的温柔。
      毕竟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嘛。
  
  
  
      他好像是感觉到了你在摸他的额头,轻哼了一声,闭着眼睛摸索着你的手,用炽热的手掌握住你的小手。
  
  
   
      看着腿上的这个男人依赖般的抓着你不撒手的样子不由的笑了。
  
  
   
      俯下身在他脖子上就是种下一个小草莓。
   
  
    
      “今晚我是攻!”你小声的说。
   
   
    
      你是一个人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叶修扛上去的,在这途中叶修还说着不着四六的混话。
  
   
    
      都什么玩意。
  
  
     
      叶修实在是太重了,你好不容易把他弄进屋的,进了玄关连鞋都没来得及给他拖,就被你弄到床上了。
   
  
   
      真是像喝酒醉了一样,没有骨头吗这人……!?
 
  
   
      你看着躺在床上的叶修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你,哭笑不得。
  
  
   
      不过该照顾的还是要好好照顾的,你把他的鞋子脱了放到玄关顺便帮他把外套脱了。
  
  
   
      哦对,还有裤子。
  
    
  
      你解开他的皮带把他的裤子往下扯,被叶修用余存的一点点力量拦住了。
  
   
   
      “媳妇……干嘛呢”叶修的声音没睡醒,有点软的。
  
  
   
      “给你脱了外裤好睡觉啊”你向他解释。
  
  
   
      叶修“……”
   
 
    
      说完你才意识到叶修好像是想歪了,打了他一下说“想什么呢?”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嘿嘿的笑了一下,你也拿他无可奈何。好在生病消耗体力,他躺着很快就睡着了。
   
  
   
      他的睡颜很好看,安安静静的,在卧室比在车厢看的清楚多了,你的手指扶上他的眉毛,划过脸颊,留在嘴唇边。
  
    
   
      要是一直这样乖乖的该多好?
  
  
   
      嘲讽技能收收吧。 
 
   
   
      你起身,准备给他去做饭,毕竟吃完饭好吃药啊。
  
   
   
      在家一直都不怎么下厨的你这会真的是完完全全的诠释了什么叫炸厨房,下的面条一整坨都黏在了一起,青菜叶子都煮烂了捞出来的面条里面都是生的。
   
  
     
      看着你的“杰作”你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这些都倒到垃圾桶里开始了新一轮对厨房的轰炸。
  
      
   
      这次下的面倒还好,至少没生,能看的过去尝了一口,嗯……能吃,没毒。
  
  
   
      你关掉燃气和油烟机,把热腾腾的面端到卧室的床头柜上,试图把叶修叫醒。
  
 

      你靠近叶修的耳边,轻声的叫他“……老叶,老叶?醒啦,起来吃点东西好吃药。”
  

      他紧闭的嘴巴闷闷的发出一声“嗯”睁开双眼看着你。
   

   
      他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层水雾一样,脸还是红红的,不过睡了一会看起来比之前精神点了。
  
  
    
      “媳妇,你做的东西,能吃吗?”他试探的问你。
  
  
   
      ……
  
     
   
      有吃的就够了还挑三拣四的。你心里想。
  
   
   
      “少废话,吃不吃?”你白了他一眼。
 
  
   
      “吃吃吃”他停了一下又说“我是病号,你喂我吃好不好?”
  
   
    
      “好。”
  
  
   
      面条被筷子挑起来,更多的热气夹杂着香气涌向叶修的鼻子。
  
 
   
      喂他吃东西的时候你没有说话,他也配合的一口一口把面条吃了个精光。
  
    
   
      可能是因为生病了吧,这面条他吃的格外的香。
  
  
   
      吃完东西空了一点时间,你把药给叶修喂了下去,准备让他再好好睡一觉。
  
  
   
      他拉着你的袖子不让你走。
  
  
  
      “怎么了吗?吃完药就睡觉吧,好好休息。”你说。 
  
  
  
      他没有说话,眼睛盯着你,你瞬间读懂了他的意思。
  
   
   
      “好吧”你躺到他的身边,把这个平常睡觉都要搂着你的男人搂在怀里。
     
    
  
      本来,你是打算再看看文件的。
  
 
  
      不过陪在他身边可能会让他更安心吧。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你身上,可是你没有醒,昨天照顾叶修已经足够你疲惫的多睡一会。
  
 
    
      你是在中午的时候醒来的,叶修坐在电脑桌前,嘴上还吊着一支烟,从精神状态和键盘上飞快操作的手就可以看出,是退烧了。
  
  
   
      瞎搞,生完病还抽烟。
  
  
   
      你起身去抢走了他嘴上的烟,摁灭在电脑桌上满是烟头的烟灰缸里。等等,满是烟头?看来抽的不少啊。
   
   
  
      “退烧了?病刚好就浪?”你的亲了叶修的额头,冰凉凉的。
  
  
   
      他像是被你这一个迟到的名为量体温的早安吻触动到了,把你拉过来圈在怀里问“媳妇,昨天你趁我生病技能全CD可是够为非作歹的啊?”
  
  
   
      这都哪跟哪的啊?明明是照顾他累的够呛直到中午才起床吧?
  
  
   
      “胡说!我明明是照顾你!”你气的差点说不出话,硬生生憋出这几个字。
  
  
   
      叶修轻笑了一声指了指他你昨天在他脖子上留的小草莓说“这攻做的舒服吗?”
   
  
   
      你想反驳,最后发现竟然无言以对。什么嘛,病好了也搞这些犯规的东西。
   
  
 
      没等你说话,他就把你抱着放到床上,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看起来你很喜欢草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多还给你一些吧。”







 









艾特组织 @嬴政非人类烹饪中心
(4/55)

评论(10)

热度(262)